首页 | 学科概况 | 师资队伍 | 科研信息 | 研究平台 | 教学信息 | 课程资源 | 网络教学 | 学术动态 | 学科特色 

 
当前位置: 首页>>科研信息>>科研公告>>正文
 
 
八面玲珑的人难做科学家?
2014-08-11 22:01   发布范围:公开

8月2日,在2015年全国高校自主招生夏令营暨第四届全国中学生基础学科拔尖学生创新能力大赛上,世界著名结构生物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美国双院外籍院士,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终身教授和讲席教授施一公先生和参加本次夏令营的中学生分享了他对生命、世界和宇宙的诸多精彩看法,内容丰富,深入浅出,其中不乏振聋发聩的观点。

我也是第一次近距离感受这位著名科学家的睿智、幽默和真性情。“京城教育圈”摘录本次讲座关于中学生创新能力培养的部分内容和各位圈友分享。在今天这个热切呼唤创新能力培养的环境中,施一公的观点带来了不一样的启示和震撼。

“我们创新能力在世界上排第几知道吗?排在二十名开外,排在瑞典、瑞士之后,排在捷克共和国之后,当然排在以色列之后,差得很远。”施一公当天在讲座中坦言,中国将近14亿人,但是想起来创新的话题非常沉重。他期待今天的中学生能坚持自己的梦想,有自己的想法,不盲从迷信,不循规蹈矩。——德宏观教

中学生不需要培养这么多种能力

中学生有时候是挺可爱的,我也是你们这样过来的。其实中学生思想很活跃,你们经常被大人、老师赶得团团转,你们无所适从地在培养各种能力。我发自内心地告诉你,你不需要培养这么多种能力,这是我的个人观点。你们可以不信我,我可以给你花1小时时间讲,我的一个学生什么能力都没有,就是有固执的能力,固执是缺点,但也是优点。他是中专生,固执到什么程度呢?从小梦想要做洋人的老师,他现在是美国一所大学的终身教授。他的智力一定不如你们在座的,他的能力一定很多地方很差,不具有口辩能力、语言能力,但是就是固执,固执到这辈子必须想做洋人的老师。其实你真得不需要诚惶诚恐,不需要这么多种能力。你把一种能力发挥到极致就可以了,我就怕你们人云亦云,看到那个做那个,看到这个做这个,诚惶诚恐得不敢有自己的想法。

跟同学们在一起我觉得也挺亲的,我应该是你们的父辈的年龄了,我都奔五十去了,可能比你们在座的父亲还大。我有时候比较骄傲的是还有一颗童心,还能保持像你们这个年龄的狂想,我觉得自己还挺了不起的,能够心态比较年轻。尽管我的同事一再叮嘱我,你已经与这些人有十几个代沟了,中国对新观念的掌握太快了,两三年叫一代,如果这样算的话就是十几个代沟了,但是忍不住还要讲一讲。

不需要崇拜和神化任何一个科学家

人活着有梦想是很美好的事情,人活着的时候如果没有了梦想,而是人云亦云的做事,跟着别人机械地行走、做事,真没劲。其实我真地希望你们在座的人有一些梦想,不要太在乎别人怎么看你,你总是有出头之日的。

中国人基本上是同一个步伐、同一种生活方式、同一个起跑线起跑,冲线的时候也不能拉下太远,这是我们的方式,我们一直都在计划。

我个人认为任何一个好的科学家在思维上是这样的,就是看愿意不愿意加掩饰后讲出来。我觉得创新思维需要激荡,如果没有激荡一定不会有好的想法,一定是喝白开水,一定是这样的。我知道的大科学家,包括杨振宁、李政道都是思想非常极端的人,只是有时候把自己的想法掩盖起来,否则让你觉得你看出我的本质了。我很想让你们知道,我很想把这个过程去神化,你们不需要崇拜任何一个科学家,没有必要崇拜。他讲的话你们最多是借鉴,不要盲从更不能够迷信,我讲的话里面错误百出,不要认为我讲的话句句是真的,不是这样。但是我讲的话句句是我的心里话,但是我的心里话是我的主观感知,我的主观感知有很多地方是错的,说错误百出一点不为过。你们不可能去复制另外一个人的足迹,也不可能按照另外一个人的讲法去做,你们要成为自己。

八面玲珑的人难做科学家

因为刚刚已经开始讲了我的一些世界观和其他的观点,在结束之前再把我认为总结科学研究的一些感受写出来,不一定对,但是这是我自己深信无疑的。因为大家是在培养创新能力,所以也跟大家一起共勉。

第一句话,我觉得在对未知世界的探索中,真理从不会掌握在大多数人手里,真理永远掌握在极少数人的手里,一定不是人云亦云的人,一定不是没有脾气的人,因为他坚持不了。这句话本身,我觉得也引起对中国文化的深思。我们的文化特别欣赏八面玲珑的人,我们的文化特别欣赏左右逢源的人。包括中学评三好生,我都觉得要想一想,三好学生可以当政工干部,但是不要做科学家了。不是说科学家道德有问题,也不是说科学家身体就不好,因为评三好生的过程有时候就是看人缘,就是看谁能和大家搞好关系,评出来的真的不是三好生,而是关系生。但是很遗憾,在科学探索这些东西都不管,生命科学有多重要不以中国的媒体和媒体舆论为转移,也不以我的观点为转移,无论你羡慕嫉妒恨,在世界上就是这样的位置,我觉得科学探索也是这样。

第二句话,科学发展,从来不遵从民主的原则,从来不是讨论出来的结果。我们可以不停地开专家研讨会,就像我这样的人有几十人、上百人开会,讨论很多的问题。我认为都是浪费时间,从来不可以计划科学发展。工程项目可以,登月计划可以,银河一号可以,自然科学、基础研究从来不可以计划。

第三句话,在科学研究中,能够预测的已经不是创新了,预测本身可以是创新,预测出来再去做就不叫创新了。科学研究永远有东西会发生,永远是不可预测的先会发生引起巨大的变革。我希望你们记住其中的一些话,我相信将来你们会同意这句话。这是我从事20多年的科学研究感触最深的几句话。

原文出处:http://www.bio360.net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第四军医大学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教研室  学校地址:西安市长乐西路169号
邮编:710032
电话:029-84773947 陕ICP备05006911号